女子辞职卖房三年守候只为植物人母亲醒来

  2013年以前,37岁的宣燕还在合肥一家央企工作,收入稳定,丈夫也在厂里上班,一家三口生活富余,其乐融融。可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她的母亲成了一个植物人,紧接着丈夫又患上了脑瘤,照顾一家人的重担全都压到了她一个人的身上。为了照顾母亲,她毅然从单位辞职,卖掉房子给母亲治病。快三年了,她始终守在母亲的病床前,只为了有一天母亲能够醒过来。

  1月11日,合肥下着小雨,温度骤降。记者来到位于明光路的鸣香苑小区,宣燕带着母亲就住在这里。在一个十平米的小房间里,母亲就睡在一张病床上,眼睛偶尔眨眨,鼻孔里插着一根鼻饲。旁边还有一张小床,是宣燕睡觉的地方。

  宣燕回忆,2013年5月的一天,59岁的妈妈骑着电动车出门,被一辆从后面过来的私家车撞倒在地,胳膊、腿等没有一处受伤,可是脑部却受到了重创。“当时送到医院,医生的意思是不用治了,因为抢救回来也是植物人。”听了这话,宣燕还是坚持救回了母亲,可从那时起,母亲就再也没有叫过她一声。

  谈起过往,宣燕的眼圈有些红,但今年已经40岁的她是个倔强不认输的人,不会轻易在别人面前掉眼泪,自从家里出事后,她也没有在外人面前哭过,别人眼里,她总是乐观、坚强。

  母亲出事后,宣燕就将母亲接到身边,为了形影不离地照顾母亲,她辞去了在央企的工作。“我在那里工作了十几年了,一直很好,辞了是有些可惜,为照顾母亲也没法想那么多。”

  因为母亲需要巨额的住院费和治疗费,宣燕就和丈夫商议卖掉了铜陵新村的房子,30万元全部用来给母亲治病。

  母亲生病后已经快三年了,每天都要给母亲翻身、喂食,“两个小时翻一次身,三小时喂食一次,夜里也要翻身,还有母亲的大小便全部由我来照顾。”母亲生病期间,丈夫也被查出患有脑瘤,因此,他现在也只能在家里帮帮宣燕接送下孩子。

  这三年,宣燕最绝望的时候就是去年过年时,丈夫被送到医院抢救,而母亲和孩子也需要她照顾,那时的宣燕经常会在夜里偷偷掉眼泪。

  去年重阳节,宣燕的家庭被明光路街道全椒路社区评为“孝顺家庭”,邻居们都知道,宣燕一天24小时都在照顾母亲,连家门都很少出,“她生我养我,我照顾她是应该的。”

  在她的厨房里有一台榨汁机,宣燕每天就是用这个榨汁机给母亲绞碎饭菜,通过鼻饲喂食。因为每天都要用,而且还有很多硬物需要绞碎,榨汁机更换的频率很高。

  新的一年到来了,宣燕照顾母亲已经快三年了,她告诉我们,她永远不会放弃,她要等着母亲醒过来,管家婆今期马报彩图论坛。再叫一声她的名字。冬天来了,宣燕希望能有一台油汀取暖器给母亲取暖。如果有爱心的你愿意实现她的愿望,不妨拨打江淮热线联系我们。晨报记者张梦怡/文高博/摄

  厦门大学官方微博昨日21:30发布了《关于对吴春明处理情况的通报》。通报说,吴春明利用师生关系与女学生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和对女学生性骚扰,经研究,决定给予吴春明开除党籍、撤销教师资格处分。针对这个处理结果,此事情的举报者“汀洋”昨日晚间回应成都商报记者称:对结果不满意,厦门大学应该开除吴春明。

  为啥要赶?余飞举例称,“一个投资方突然叫你10天给个本子,我可能一下子没灵感,得想个五天。那你就得在接下来的五天里把本子完成,完不成就没钱。”编剧的工作更像是“命题作文”,必须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剧本,如果不能完成,别的人立马接手。

  于是我们三个人一起打开了钱包,里面有一沓钱和几张银行卡,但是没有留下什么联系方式。我们俩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女同事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事,就说,我们来数一数有多少钱吧。于是我们一起把钱数了数,一共一万三千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