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女子辞职照顾母亲(图)现在她是我的孩子

  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64岁的周作君挣扎着要回去。女儿付钰煌拉住她:“妈妈,我们来跳舞嘛。”

  得了老年痴呆症后,周作君几乎忘记了一切,除了跳舞。只要音乐一响起,年轻时学过舞蹈的她就会条件反射地跳一段。20多分钟后,女儿付钰煌成功“忽悠”她看了病…… 4年前,付钰煌和丈夫辞掉在深圳的工作,回到成都照顾母亲,从照料她吃饭穿衣洗澡到陪她说话跳舞……“以前我是她的娃,现在她是我的娃。”她说。

  几年前,母亲周作君开始频频向付钰煌要钱。从2008年到2012年,付钰煌前后给了母亲10万元。2012年,母亲又说没钱了,她给母亲办了一张卡,存了3万元。之后回到深圳,她接到姑姑的电话:“你妈人可能不对了。”

  原来,姑姑向母亲借钱,母亲给了后,又频频给姑姑拿钱。姑姑不解:“为啥又给我钱。”母亲说:“你不是找我借钱吗?”

  姑姑觉得情况不对,就给她打了电话。后来,母亲被诊断为老年痴呆症,她还得知母亲把银行卡、身份证和社保卡都送了人。2013年3月,付钰煌向公司提出辞职,准备回成都照顾母亲。 领导说,不要着急,等两个月给你在成都分公司协调一个岗位。但她说,等不及了。“我不能想象,患病的母亲没了我怎么办?”

  已是高级工程师的丈夫也在她的要求下调回成都,从零开始。“在这件事上,我觉得亏欠了他。”她说。

  付钰煌,34岁,父亲好赌,她自小和母亲相依为命。1996年,该上初中了,母亲花光积蓄给她换了一所更好的学校。为此,父亲吵着要离婚,但母亲坚持把她送进好学校读书。2006年,付钰煌大学毕业,去了深圳工作。

  母女情深。患病后母亲智力相当于1岁小孩,付钰煌不仅请了保姆,还手把手教母亲刷牙、洗脸、吃饭……昨日,成都商报记者来到马鞍东路11号,付钰煌正在照顾母亲吃午饭,管家婆彩图,教母亲把勺子夹在手上,但母亲一片茫然,她便一次次示范……“吃一碗饭要半个小时,我看着都着急。”一旁的保姆李阿姨说。

  母亲生病后,付钰煌已记不清换了多少保姆。“不是我们挑保姆,而是保姆挑我们。”付钰煌说,为了尽量少给保姆添麻烦,母亲上厕所方便都是她自己教。经过摸索,她找到了母亲大便的规律,3天一次。方便时,母亲挣扎要起身,需轻拍安慰,反复几次,母亲才能成功上厕所。

  原本,阿森纳应该是先客后主,但因为两支伦敦球队不允许同一天晚上在主场进行比赛,结果阿森纳不得不先在主场迎战那不勒斯。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据澎湃新闻报道,沉寂一年多之后,曾遭举报“”女生的厦门大学教授吴春明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12月2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主办的“中国考古网”发布消息显示,中国考古学会新石器时代考古专业委员会成立,吴春明是委员之一。对此,有网友表示,对“污点”教授吴春明仍然能在考古学术圈出任专业委员会委员感到不解,明星有污点都遭到封杀,为何学者出了性骚扰丑闻仍然能担任要职?而教育专家熊丙奇则认为,道德应该与学术分开,不该混为一谈。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