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大博导未承认 上百名学生联名信称失实

  阿森纳距离第四名利物浦已经相差了五分,别说杀回前四名了,目前连第五名都已岌岌可危,落后1分的曼联明天如果能客场战胜刚刚换帅的米德尔斯堡,穆里尼奥的球队就能排名超越枪手,第七名的埃弗顿也只比阿森纳少三分而已,枪手一不留神就可能跌出前6名。

  近日,网友@汀洋 等举报厦门大学教授、博导吴春明女学生的事件仍在发酵。

  澎湃新闻记者刚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吴春明本人在校方的调查过程中并未承认此事,而对媒体三缄其口是想等待校方的调查结果。

  目前,厦大有两股力量在进行拉锯。一方面,@汀洋希望校方不要拖延调查,尽快给吴春明应有的惩罚。在其微博上称已将吴春明的证据材料提供给中央纪委。另一方面,7月14日,支持吴春明的122名历史系学生发了联名信(附文后),反驳举报帖,称“‘汀洋’在微博中指控吴老师利用导师之便对众多女生行不轨之事与事实不符”,“我们历届学生并未听闻或经历吴老师任何不适当的行为,所谓的以‘发表论文、保研’之类为诱因,实属无稽之谈,我们是否有资格保研或直博皆有在校成绩和综合表现可查;发放补贴则是对我们在考古工地发掘和整理资料等科研工作的日常补助,并没有毫无缘由地针对个人发放;而文章中所说有女生‘精神恍惚,有的甚至割腕自杀’更是闻所未闻。我们都曾帮老师做过报账和会务之类的事务,吴老师并未有挪科研经费以他用之事。若吴老师对学生的正常关心和认真指导也遭到如此污蔑,实在令人寒心。”

  据该信,@汀洋系厦门大学历史系2007级博士研究生,“因为她个人原因,博士未能如期毕业。不知从何时起,因何原因她突然对吴老师发难,其中关节她心知肚明”。多位考古系学生也向澎湃新闻记者提出,@汀洋为什么要拖延,不把证据公之于众。

  事实上,厦大人文学院已联系@汀洋 要求提供相关证据给学校纪委相关老师,短信内容和号码被@汀洋 的微博曝光。

  而对于为何不公布证据,@汀洋 回应称,“证据已经提交省纪委,如果证据全在媒体曝光,只怕吴春明脸面无存,厦大也会蒙羞。”

  她之前接受了《海峡导报》的专访,在与记者的对话中,@汀洋追溯了与吴春明不和的缘由:“我和他不和是因为他性骚扰我。2008年,我们在武当山山脚下发掘,他晚上借口讨论学习和发论文的事,把我单独叫到他的房间,伺机摸我的胸,想亲吻我的嘴,被我推开了。”

  澎湃新闻记者联系了多位厦大考古系学生,意图从侧面了解@汀洋 其人。据了解,@汀洋此前曾因考古研究调查费用报销事宜同吴春明起过争执。而由122位历史系历届学生组成的QQ群也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吴春明,其中多位学生指出周芳性格内向,“像是读书读多了,似乎没有什么朋友。”

  一位厦大历史系毕业生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如果确有其事,拿出确凿的证据,同学会声援@汀洋,如果没有,@汀洋 就是诽谤。

  你们好!我们是厦大考古专业吴春明老师直接指导过的历届学生,包括所有研究生(除“汀洋”外)及部分本科阶段接受过指导的学生。最近,署名为“汀洋”和“青春大篷车”的博主,在网络上连续发表有关厦门大学吴春明教授的微博,由此引发网络、媒体的大肆报道和评论。这不仅对吴春明教授本人、而且对其所指导的学生们以及厦门大学考古专业、乃至整个厦门大学,都造成了很大伤害、产生了极恶劣的影响。我们对此非常震惊、愤慨和不理解。我们都亲历过吴春明老师的指导,对于所谓利用导师之便对众多女生行不轨之指控,没有其他人比我们更有发言权,我们也愿意为以下的言论负责!

  巧合的是,娄艺潇因为安徽卫视的《爱情公寓》系列一炮而红,为观众所熟悉和喜爱,拥有着超高的人气与良好的口碑。这次的《你是我的姐妹》又将在安徽卫视重磅推出,不得不说是一种奇妙的缘分。安宁和胡一菲两个角色,也堪称“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共同成为了娄艺潇的代表作。

  吴春明老师是厦门大学自林惠祥先生开创东南地区考古与人类学研究领域以来,继蒋炳昭、吴绵吉等先生之后的第三代中坚力量。在东南考古、海洋考古、百越民族史研究方面不仅坚守传统,而且发扬光大、更多建树,将东南考古这片领域耕耘得生机勃勃、郁郁葱葱,在全国乃至世界考古学界都已经成为厦大考古的一张名片。因此,投奔吴老师门下的学生非常多,尽管大家都知道,当他的学生必须要面临异常严格的专业训练以及并不轻松的学习压力。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因为参加公益服务,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她的困难,大家开始略尽微薄之力帮她度过难关。义工温凤云就是其中之一,“她一直都积极帮助别人,之前我们还不知道她自己家也这么难。”

  这位怀孕的女子今年25岁,在怀孕两三个月后,就隐瞒了自身情况去一家公司面试,在签下合同的第二天,女子才告诉公司自己怀孕了,要享受孕妇的应得权益,为了照顾孕妇,公司也是按照规定安排一些轻松的活。

  吴春明老师治学严谨,对所有学生的学业要求严格,指导各类论文均认真、细致,不厌其烦地进行批改,甚至一字一句都仔细批阅;关心学生的生活,尤其是在野外考古发掘艰难的环境中;关心学生的就业,甚至在学生参加工作之后仍会持续关心,给予关注,他总是在最关键的环节不遗余力、毫无保留的帮助我们。我们亲眼所见的是,吴老师对整个厦门大学考古专业建设的尽心尽力,对学生成长的全心投入。吴老师热爱厦门大学、热爱考古专业、悉心指导学生、为人处事坦诚,是我们有目共睹的。一届又一届的学生毕业了、工作了,我们仍然与吴老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依然聆听并接受着他对我们专业的指导。我们唯有以更加努力的态度在各自岗位上辛勤工作,才能报答吴老师及厦门大学对我们所付出的心血。

  对于这样一位敬业的老师,我们始终怀着深深的敬佩和感恩之情,在他的尽心指导下心无旁骛地学习、进步。在我们身上从未发生过吴老师拿发表论文、找工作或毕业事宜威胁学生做不该做的事情,我们也绝对不相信老师会做这样的事。

  “汀洋”微博中对吴老师的不实指证,矛盾重重。考古专业每年招生人数有限,研究生人数更少,而吴老师带过的学生历历可数。我们历届学生并未听闻或经历吴老师任何不适当的行为,所谓的以“发表论文、保研”之类为诱因,实属无稽之谈,我们是否有资格保研或直博皆有在校成绩和综合表现可查;发放补贴则是对我们在考古工地发掘和整理资料等科研工作的日常补助,并没有毫无缘由地针对个人发放;而文章中所说有女生“精神恍惚,有的甚至割腕自杀”更是闻所未闻。我们都曾帮老师做过报账和会务之类的事务,www.54455.com,吴老师并未有挪科研经费以他用之事。若吴老师对学生的正常关心和认真指导也遭到如此污蔑,实在令人寒心。

  “汀洋”是2007级的博士研究生,因为她个人原因,博士未能如期毕业。不知从何时起,因何原因她突然对吴老师发难,其中关节她心知肚明,还望校方查明。“汀洋”早在微博中对吴春明老师有所诋毁,甚至殃及他的妻子欧阳丽珠女士,我们鉴于对吴春明老师及事实的认识,认为清者自清,皆不予理会,直到后来“青春大篷车”的“声援”,将事件扩大化,让我们无法再任事态发展。

  作为吴春明老师指导过的学生,我们愿意实名以证:吴春明教授是一位尽职尽责的好老师,“汀洋”在微博中指控吴老师利用导师之便对众多女生行不轨之事与事实不符,其不实指控给吴老师及其家人造成了巨大伤害,也给我们这些吴春明老师的学生,我们深爱的母校带来了伤害。